pk10开奖结果

行业动态
您当前位置: >> 新闻公告 >> 行业动态
发展现代航运服务业要越过哪些坎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07日
《国务院关于促进海运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后,健康成为海运业发展的关键词。不是快速发展,也不是科学发展,国家单单提出海运业健康发展,寓意深刻,旨在解决我国海运业目前存在的体制机制不顺、结构不合理、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核心竞争力较弱等问题。我们计划围绕这些海运业健康发展所必需的核心要素,组织《聚焦》系列报道。今日推出系列报道之《聚焦·现代航运服务业》,用专家观点、高端访谈、发展实录、个体样本等多种方式,为您呈现现代航运服务业在我国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不久前,交通运输部出台的《关于加快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的意见》(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我国将基本形成功能齐备、服务优质、高效便捷、竞争有序的现代航运服务业体系,确保现代航运业发展与航运转型升级相适应。距离实现这一宏伟的目标,还有不到5年的时间。 

我国现代航运服务业的现状如何?目前在我国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存在哪些掣肘?该如何营造适宜的软环境,促进现代航运服务业蓬勃发展?本期我们特邀了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谢燮和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经纪人俱乐部秘书长刘巽良参与讨论。 

嘉宾 

谢燮——交通运输部软科学项目《促进航运服务业健康发展研究》项目负责人 

刘巽良——航运服务业资深从业者 

现代与传统区别在哪里? 

现代航运服务业为航运业发展提供高价值的服务,对航运市场的影响力也远大于基础航运服务业。 

记者:此次交通运输部出台《关于加快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的意见》,部署的主要任务中,第一条就是“促进传统航运服务业转型升级”。与传统航运服务业相比,现代航运服务业有哪些特点?发展现代航运服务业对于促进海运业健康发展有着怎样的重要意义? 

刘巽良:在航运服务业中,有些服务和港口直接相关,如船舶代理、货物装卸、引航、拖带、修理、检验、检测、燃料、润料、淡水、物料、备件、航海图书及海图供应等。这些服务业的特征是直接在港口为船舶提供服务,更加接近市场的经济基础,称之为基础航运服务业。还有些航运服务与港口无关,或者关联度不大的,这些航运服务可以远离船舶的物理位置,如船舶融资、船舶保险、海事仲裁、市场信息、航运衍生品交易、船舶经纪、船舶注册、船舶管理、专业培训、创新和研发能力等等。这些服务的特点是远离现场、资本密集、信息密集,而且层次较高,对航运市场的影响力也远大于基础航运服务业,业界一般称之为现代航运服务业,或者高端航运服务业。 

谢燮:基础性航运服务业能够通过专业化运作降低物流链成本,提高物流效率,为货主和船东创造价值;现代航运服务业通过提供资金密集、智力密集、信息密集的增值服务,为航运业发展提供高价值的服务。在现阶段,促进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符合我国加快现代服务业的战略要求,符合现代物流业的发展趋势,符合现代交通运输业发展的总体方向。

发展羁绊有哪些? 

政策和法律不稳定、不可预期,税负和资本环境,是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障碍。 

记者:目前我国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现状如何? 

刘巽良:和港口吞吐量相比,我国航运服务的水准很低。与基础航运服务业比,我国现代航运服务业的发展则更加不尽如人意。现在,我国的船舶保险大多数保单分保到了境外;船舶融资举步维艰,目前我国能提供专业船舶融资的银行不会超过10家,而且仅能提供有限度的船舶融资服务;海事仲裁方面我国也没有太多话语权。 

记者:其实,发展现代航运服务业的重要性,在我国早已经达成共识。那究竟是哪些因素在束缚这一产业的发展? 

刘巽良:我国现代航运业发展最大的制约是政策和法律不稳定、不可预期,税负和资本环境也是其发展障碍。从我们的“中国新造船价格指数公司”艰难的注册经历就可见一斑。到工商局注册,先是名字里因为带有“中国”遭到拒绝,后来又因为工商词典里没有“指数”,无法注册,无奈只好转到香港注册。 

在我国,从事航运服务业的企业不仅需承担利润25%的企业所得税,还有营业额6%的增值税,而且税前成本列支有着各种规定,招待费不能超过营业收入的5 ,这对于一家营业额庞大的船东或船厂也许不成问题,但对船舶经纪等航运服务企业来说简直就不可能,这样就导致了企业的实际利润与税务局判定的利润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最终可能导致企业交税后亏损。 

如何激发活力? 

简政放权促进市场开放。 

国资与民资要平等对待。 

更大程度对外开放。 

记者:交通运输部《意见》明确指出鼓励和支持各种所有制企业根据市场需求,积极开展服务创新;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见证,激发社会活力。二位认为怎样才能激发航运服务市场活力? 

谢燮:激发航运服务市场活力,重点是通过简政放权促进市场开放。对内资和外资一视同仁,既不能延续在部分领域对外资的超国民待遇,也不能实施歧视性政策。 

同时,国资与民资也要平等对待,取消部分领域体制惯性带来的国企垄断,消除民资进入市场的“玻璃门”和“旋转门”,让民资进入这些领域进而激发市场活力。同时,通过加强市场监管消除非技术因素引致的市场垄断,形成良好的市场优胜劣汰机制。对航运服务业的所有收费进行清本溯源,让所有能够由市场决定的价格回归市场,取消竞争性服务的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解放思想缩小非竞争性服务的范围。 

航运服务业一般并不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宏观调控、生态环境保护以及直接关系人身健康、生命财产安全等特定活动,也不涉及公共利益,因此,航运服务业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应当很小。而市场竞争秩序的维护,一方面取决于综合管理部门的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比如工商和价格管理,另一方面需要强化非政府组织的作用。 

刘巽良:其实,对现代航运服务业,我们国家很多民企很有热情。给点阳光,他们就能发展的很灿烂。就拿航运经纪人来说,上海现有注册船舶经纪公司在30家左右,以外商办事处、咨询公司或其他形式经营的数量更大,仅航运经纪人俱乐部的会员经纪公司就达25家,总数估计远远超过50家,上海从事船舶经纪业务的就业人员应该不会少于500人。 

谢燮:要激发航运服务业活力,还应该更大程度深化对外开放。更大程度上,不是扩大对外开放的范围,而是提升对外开放质量,也即对已经开放的领域通过政府职能转变和公共服务能力提升,提升政府办事效率,简化外资企业进入市场的办事流程,强化市场兼顾,降低外资企业进入市场的进入成本以及未来在市场中运营的风险。